SCI文学论文

洪堡特的“语言能力”与乔姆斯基的“天赋假说”的比较分析

2019-07-24 16:15:04

www.scilunwen.cn


赵倩

摘要:洪堡特和乔姆斯基是语言学史上两个划时代意义的人物。本文试从三方面比较分析洪堡特的“语言能力”和乔姆斯基的“天赋假说”:语言的普遍性、语言的创造性和语言习得。两者在宏观上是一脉相承,而在具体观点上仍有差异。

关键词:洪堡特;乔姆斯基;“语言能力”;“天赋假说”;比较分析

自古以来,人类语言问题就一直备受关注。发展至今,许些柏拉图式的问题尚未得到解答:儿童为何能快速又准确地习得母语?语言从哪里来?语言与思维的关系?为揭开人类习得语言的奥秘,乔姆斯提出天赋假说和普遍语法,开创了语言学领域的“乔姆斯基革命”。乔多次表示自己从德国语言学家洪堡特的语言思想中获得灵感。洪的主要观点是语言世界观和语言能力,其中语言能力与乔的天赋假说有异曲同工之处。

一、哲学基础——唯理论语言观

在哲学史上,唯理论又称为理性主义始于18世纪的笛卡尔。唯理主义哲学对语言学影响的突出产物是《普遍唯理语法》。唯理语法的主要观点是一切语言都是表达思想的,虽有民族之别,但存在着共同的特点和规律。语言的结构由理性决定,而人类的理性和思维规律是一致的,所以任何语言的规律结构在本质上应该是相同的,他们在表面形式上的不同只是同一体系的变体而已。[1]

受唯理语法的影响,洪在《论比较语言研究》中指出,“语言具有一切有机体的本性,即它的每个成分都依赖于其他成分而存在,所有的成分都依赖于一种通贯整体的力量而存在”,这阐明了一种语言观:语言是一个整体,是人类存在不可或缺的部分,语言与思维是密不可分的。所说的“通贯整体的力量”与其后来的语言能力和乔的天赋假说不谋而合。洪把静态与动态交叉的视角,深度与广度平衡的探求,微观与宏观兼顾的立场,思辨与历史结合的方法作为普通语言学研究的基本原则.[2]20世纪以来,乔反对经验主义和行为主义的语言理论并多次引证历史上的理性主义哲学家的思想,发展了笛卡尔的“固有结构”和洪堡特的“语言能力”的观点。[3]他的语言学理论具有浓厚的理性主义知识论基础。可以说,唯理主义哲学是两者语言理论研究所遵循的基本思想。

二、“语言能力”与“天赋假说”的比较分析

(一)语言的普遍性

在关于“语言能力”的论述中,洪认为,“语言能力为人类全体共享。”“人人都有同样的语言能力”“多种语言的有机体都产生自人类说话的普遍能力和需要”。他认为语言能力不但是超个人的,甚至是超民族的。在洪关于语言的思考中,“语言实际上只有一种,也只有这种语言才是人类的语言,它在世界上无数具体语言中得到了不同的显示”[4],这里强调的唯一的人类语言可以理解为人类普遍享有的语言能力,也恰恰符合乔基对天赋的普遍语法的规定性描述。

乔认为人脑的初始状态应该包括人类一切语言共同的具有的特点,这就是“普遍语法”。简单地说,“普遍语法就是构成语言学习者的‘初始状态的一组特性、条件和其他东西,所以是语言知识发展的基础”。具体地讲,普遍语法是一切人类语言必须具有的原则、条件和规则系统,代表了人类语言的最基本东西,对任何人来讲都是不变的。乔提出的生成语法指一套具有生成能力且被任一语言的说话者都掌握并内化了的语法,这套语法能表达他的语言知识,旨在探索和揭示个别语法与普遍语法的统一性,强调语言的普遍规律。

(二)语言的创造性

洪认为语言的创造性的本质在于它是有限性与无限性的统一,语言面对着一个无边无际的领域,即一切可思维对象的综合,因此,语言必须无限地运用有限的手段”,[5]把语言形式看成是一种生成原则,即有限手段的无限运用。另外,洪参合系统—有机观与历史—演化观来解释语言最初的发生,“我们居住的地球在形成今天的海洋,山脉,河川等地貌之前,曾经历过一系列巨变,然而在这之后就变化甚微。与此相仿,在这种语言中也有一个完备的组织得以形成的时点。自那一刻起,语言的有机构造和固定形态就不再发生变化。”[6]洪认为语言能力是言语活动的基础,也是语言创造性的根源,语言不是一种静态的产品,而是一种伴随着言语活动的正在进行的创造活动。语言就其本质来看,是某种连续的,时刻都在向前发展的实务。即使将语言记录成文字,也只能使它不完善的、木乃伊似的保存下来。[7]因此,要探究语言的活的本质就必须回到最初的话语链锁中去寻找。

乔姆斯基在做了大量儿童习得母语的观察后发现儿童会说出从来没有说过的句子,也可以听懂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句子。这种现象用“白板说”或“刺激—反映”理论都解释不通,从有限的话语中学到的是一套完成的语法知识,用有限的手段表达无限的思想,即洪所说的“有限手段的无限运用”,也就是乔所认为的语言的“创造性”。进而,乔推理出天赋假说理论和语言习得机制,人类具有创造性使用语言的能力。乔氏认为语言的创造性有三个显著特征:能产性、新奇性和不依赖于刺激的独立于环境的创造性。乔曾说道“我对他(洪堡特)的努力深感兴趣,正是他明确提出了基于内在化规则系统的自由创造性这一概念。”[8]在天赋假说理论中,乔把人类与生俱来的语言能力看成是语言创造性的根源。

(三)语言习得

“语言能力是自然自发的生长起来的,而非授予或学得的。处在既不同条件下的儿童,差不多都在同一个伸缩性很小的年龄期学会讲话和理解。”“儿童学讲话,并不是接受词语、嵌入记忆和用嘴咿呀模仿的过程,而是发展语言能力。”[9]洪强调儿童能够习得语言主要靠内因的作用。儿童学习语言绝非机械的积累过程,而是内在能力自我增长的过程,同时由于自始至终都需要外部刺激,所以语言能力的发展必须适应于外部环境的影响。[10]他认为在婴儿身上很可能已经存在某种初始的语言能力,这种语言能力随着语言材料的语言材料的增多而逐渐发展起来。

乔的天赋假说理论强调先天的语言能力对人类习得语言的重要性。“如果我们考虑到语言习得的问题,人类要能够习得语言,必须具有一个丰富而有效的普遍语法体系,作为智能或大脑的一种天然特征。儿童至接触实际素材,即在特定的社会交际中运用的语句。在这些素材的基础上,儿童的智能构成一种规则系统,使儿童能够说出新的语句,并理解他从未听到过的、也可能在语言史上从未出现过的语句。”[11]乔认为儿童天生有一种“语言习得机制”,它使一切正常儿童,只要稍许接触语言材料,就能在几年内习得母语。可以说,乔在继承洪语言习得观点后发展了洪的语言能力说,认为人类内部有独立的语言机制,是自然赋予人的先天语言能力,这种能力在个人后天的成长经验中得以发展。

三、结语

文章从三方面比较分析洪堡特的“语言能力”和乔姆斯基的“天赋假说”:语言的普遍性、语言的创造性和语言习得。两者都坚持唯理主义语言观作为语言研究的哲学指导思想。乔的转换生成语法所反映的哲学思想与洪的唯理思想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洪认为语言能力是人人共有的,而乔在承认语言能力普遍性的同时,还强调普遍性是天生的;在语言创造性上,洪和乔都认同语言产生的创造性,洪提出创造性有个别与一般的区别,而乔更注重语言能力是创造性的机制;乔和洪都强调外部环境对语言习得的影响,不同的是乔氏语法不仅突出遗传基因的作用也肯定后天经验对语言习得的重要性。除了“天赋假说”,转换生成语法也有“语言能力”的影子。乔姆斯基站在洪堡特这样的巨人肩膀上,不断发展创新从而推动了语言学的进一步发展。

参考文献:

[1](法)安托尼·阿尔诺.普遍唯理语法[M].湖南:湖南教育出版社,2001.

[2][4][9].姚小平.西方语言学简史[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1.

[3][11].刘润清.西方语言学流派[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3.

[5]洪堡特.论语言结构的差异及其对人类精神发展的影响[M].姚小平(著),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

[6](德)维廉·冯·洪堡特.洪堡特语言哲学文集[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1.

[7]陆明明.浅谈洪堡特的语言哲学思想及其影响[J].科技信息,2011,137.

[8]谢都全.乔姆斯基与洪堡特语言哲学思想比較研究[J].求索,2011,143.

[10]姚小平,洪堡特—人文研究和语言研究[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95.

SCI论文网,是一家综合Sci论文发表技巧、SCI论文发表,查重、格式、写作方法,提供sci论文影响因子查询检索,sci论文的润色、翻译、修改,以及sci论文代写代发表等sci论文服务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