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大肠癌临床病理特征及血液微转移与预后的关系

2019-05-18 09:37:23

【作者】 杨晓武  张汝一  甄运寰  李国胜  程海玉  龚慧  颜登国

【关键词】大肠 癌 病理学 肿瘤转移 门静脉 预后

【出版日期】2012-10-29

【摘要】目的:探讨大肠癌的临床病理学特征及血液微转移与预后的关系。方法:分析61例手术和病理确诊、且随访资料完整的大肠癌患者的临床资料及血液微转移情况,并与生存率进行单因素和多因素Cox回归分析,分析影响大肠癌预后的因素。结果: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肿瘤直径、病理类型、TNM分期、治疗方法、外周血及门静脉血癌细胞检测与预后相关;多因素回归分析显示,肿瘤直径及TNM分期是影响大肠癌患者术后生存的独立因素。结论:大肠癌患者的预后与肿瘤的多种临床病理因素相关。

【刊名】贵阳医学院学报

在世界范围内,大肠癌年发病近120万例,发病率在男性恶性肿瘤中排第4位,在女性恶性肿瘤中排第3位[1],在我国大肠癌发病率居肿瘤发病率的第3位。现通过对61例大肠癌手术患者的临床病理学特征及血液微转移与预后进行单因素和Cox多因素分析,探讨影响大肠癌预后的因素。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2006年6~12月手术治疗大肠癌患者61例,术前均未经治疗。男39例,女22例;男女之比为1.8∶1。年龄≤40岁4例,40~60岁23例,≥60岁34例。肿瘤部位:直肠40例,结肠21例。肿瘤直径1~18 cm,≤5 cm 36例,5~10 cm 18例,≥10 cm 7例。手术切除肿瘤组织送病理检查,TNM分期Ⅰ期11例,Ⅱ期18例,Ⅲ期12例,Ⅳ期10例。肿瘤病理类型:管状腺癌56例,黏液腺癌3例,印戒细胞癌2例。血液采集均术前肘前静脉及术中门静脉系统取血。采用RT-PCR技术检测血液CK20表达,其中门静脉血癌细胞检测阳性28例,阴性33例;外周血癌*通讯作者E-mail:dengguoy@163.com细胞检测阳性25例,阴性36例。1.2治疗及随访61例均行手术治疗,其中单纯根治性手术15例,根治性手术加输液化疗(放疗)32例,根治性手术加口服化疗6例,姑息性手术8例。术后随访观察5年,统计生存时间、生存率。1.3统计学分析用SPSS 13.0软件进行分析。计算生存率,生存率采用Kaplan-Meier法,生存率比较采用Log-rank法,并将单因素分析有意义的因素引入Cox比例风险模型进行多因素分析,P<0.05为差异有显著性。

2结果

2.1生存时间及生存率61例大肠癌患者平均生存时间为43.1个月,1、3、5年生存率分别为90%、62%、54%。2.2大肠癌患者预后单因素分析将大肠癌患者各临床病理因素进行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肿瘤直径(P=0.002)、TNM分期(P=0.000)、肿瘤病理类型(P=0.000)、治疗方法(P=0.000)、外周血癌细胞检测(P=0.001)及门静脉血癌细胞检测(P=0.000)是影响大肠癌预后的因素;而患者性别、年龄、肿瘤所在位置与预后无明显相关性(P>0.05)。见表1。2.3大肠癌患者预后多因素分析将上述相关因素用Cox模型进行多因素回归分析显示,肿瘤直径、TNM分期是影响大肠癌患者术后生存的独立因素。见表2。

3讨论

分析2006年6~12月收治的并行手术治疗的61例大肠癌病例,总的5年生存率为54%,单因素和多因素Cox回归分析显示,患者肿瘤直径大小、肿瘤的TNM分期、病理学类型、治疗方法、外周血及门静脉血癌细胞检测等指标均对患者生存有不同程度的影响,而肿瘤的大小及TNM分期是影响大肠癌患者术后生存的独立因素。有研究表明,肿瘤直径越大,预后越差[2]。对本组61例大肠癌进行单因素和多因素分析显示,肿瘤直径是影响大肠癌预后的重要因素(P=0.002,P=0.007),可能肿瘤直径大,易引起肠梗表1影响大肠癌患者预后的单因素分析Tab.1 Univariate analysis of the prognosisof patients with colorectal cancer因素n生存率(%)1年3年5年P性别男39 90 67 62女22 91 55 41 0.134年龄≤40岁4 100 50 2540~60岁23 91 70 65≥60岁34 88 59 47 0.137肿瘤部位直肠40 93 65 55结肠21 86 57 52 0.711肿瘤直径≤5 cm 36 92 72 615~10 cm 18 100 61 56≥10 cm 7 57 14 14 0.002TNM分期Ⅰ期11 100 82 82Ⅱ期18 100 83 78Ⅲ期22 100 64 45Ⅳ期10 40 0 0 0.000病理学类型管状腺癌56 93 63 55黏液腺癌3 100 100 63印戒细胞癌2 0 0 0 0.000治疗方法单纯根治手术15 100 80 73根治手术加输液化疗(放疗)32 97 66 53根治手术加口服化疗6 100 83 83姑息手术8 38 0 0 0.000外周血癌细胞阳性25 80 40 28阴性36 97 78 72 0.001门静脉血癌细胞阳性28 82 39 29阴性33 97 82 76 0.000阻而影响患者饮食,或肿瘤破裂出血而致患者贫血,从而影响患者的营养状况,最终导致患者预后较差。单因素分析显示,病理类型是影响大肠癌预后的重要因素之一(P=0.000)。分化较好的肿瘤生存期较长,而低分化的肿瘤由于生长潜力强、分裂迅速,易向周围组织、血管、淋巴侵犯和转移,故预后较差。本组印戒细胞癌患者于手术后11个月内死亡,但是多因素Cox回归分析显示,肿瘤的病理类型不是影响大肠癌预后的独立因素(P>0.05)。研究结果显示,随着肿瘤的TNM分期的增高,患者生存率逐渐降低,对获访的61例大肠癌患者单因素和多因素分析显示,TNM分期均是影响大肠癌预后的最重要因素(P<0.001),这与O'Con-nell等[3]的报道类似。由于TNM分期包括了肿瘤表2影响大肠癌患者预后的多因素分析Tab.2 Multivariate analysis of the prognosis of patients with colorectal cancer参数偏回归系数偏回归系数标准误统计量P相对危险度相对危险度95%可信区间性别0.400 0.415 0.928 0.335 1.492 0.661~3.368年龄0.345 0.423 0.666 0.415 1.412 0.616~3.238肿瘤部位0.266 0.480 0.307 0.580 1.305 0.509~3.345肿瘤直径0.804 0.296 7.395 0.007 2.236 1.252~3.992TNM分期1.372 0.401 11.727 0.001 3.941 1.798~8.641肿瘤病理类型-0.151 0.481 0.098 0.754 0.860 0.335~2.209治疗方法0.200 0.293 0.465 0.495 1.221 0.688~2.166外周血癌细胞0.483 0.980 0.243 0.622 1.621 0.237~11.065门静脉血癌细胞-1.664 1.009 2.721 0.099 0.189 0.026~1.368注:自由度均为1。侵袭深度、淋巴结转移及远处转移3个方面,因此成为判断大肠癌预后及指导治疗的最重要的指标。由表1可见,Ⅰ期的5年生存率为82%,而Ⅲ期只有45%,这是由于正常黏膜下层有丰富的淋巴管和血管网,一旦起源于黏膜上皮的癌细胞突破黏膜肌层进入黏膜下层,就有发生淋巴结及血性转移的可能,造成癌肿直接浸润及种植播散的可能性增加,最终影响预后。治疗方式也是影响大肠癌预后的一个重要的因素。本组大肠癌患者中86.89%接受了根治性手术,行根治性手术的患者生存率明显比行姑息性手术的高,所以手术过程中尽量做到病理根治,必要时行联合脏器切除,提高根治率,以取得良好的效果。本组资料显示,外周血及门静脉血癌细胞检查阳性的患者术后生存率明显比阴性对照组低(P=0.001,P=0.000),是影响大肠癌患者预后的重要因素,阳性率越高,复发和转移几率越大,故预后越差[4,5]。有研究认为肿瘤细胞微转移是一个独立的预后指标,其价值类似于Dukes分期和肿瘤分期[6,7]。而此次结果显示,外周血和门静脉血CK20 mRNA的表达未进入最终模型(P值分别为0.662、0.099),这可能是由于本组病例数较少,血液微转移究竟是不是影响结直肠癌患者预后的独立因素,尚有待进一步扩大病例数来证实。综上所述,对本组资料进行单因素和多因素Cox分析,认为大肠癌肿瘤直径、TNM分期是影响预后的重要因素。因此,大肠癌的早期发现、早期治疗及预防癌转移是提高生存率的重要手段。

大肠癌临床病理特征及血液微转移与预后的关系@杨晓武$贵阳医学院附院外科!贵州贵阳550004 @张汝一$贵阳医学院附院外科!贵州贵阳550004 @甄运寰$贵阳医学院附院外科!贵州贵阳550004 @李国胜$贵阳医学院附院外科!贵州贵阳550004 @程海玉$贵阳医学院附院外科!贵州贵阳550004 @龚慧$贵阳医学院附院外科!贵州贵阳550004 @颜登国$贵阳医学院附院外科!贵州贵阳550004目的:探讨大肠癌的临床病理学特征及血液微转移与预后的关系。方法:分析61例手术和病理确诊、且随访资料完整的大肠癌患者的临床资料及血液微转移情况,并与生存率进行单因素和多因素Cox回归分析,分析影响大肠癌预后的因素。结果: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肿瘤直径、病理类型、TNM分期、治疗方法、外周血及门静脉血癌细胞检测与预后相关;多因素回归分析显示,肿瘤直径及TNM分期是影响大肠癌患者术后生存的独立因素。结论:大肠癌患者的预后与肿瘤的多种临床病理因素相关。大肠;;癌;;病理学;;肿瘤转移;;门静脉;;预后[1]Garcia M,Jemal A,Ward EM,et al.Global cancer factsand figures 2007[M].Atlanta GA:American Cancer Soci-ety,2007:12. [2]宋明杰,黄兴丽.2100例大肠癌手术患者统计分析[J].中国医药指南,2011(24):59. [3]O'Connell JB,Maggard MA,Clifford Y,et al.Colon csncersurvival rates with the new American joint committee oncancer sixth edition staging[J].J Natl Cancer Inst,2004(19):1420-1425. [4]周海茵,葛成华,王世伟,等.实时定量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检测大肠癌患者术前外周血CK20mRNA和CEAmRNA的临床意义[J].中华现代外科学杂志,2009(2):67-68. [5]Xu D,Li XF,Jiang WZ,et al.Significance of CK20 mRNAexpression in peripheral blood of colorectal cancer patientsby real-time fluorescent antitative RT-PCR[J].ZhejiangDaxue Yixue Ban,2004(33):403-406. [6]雷家琼,陈琦,杨敏.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血管内皮生长因子与肺耐药相关蛋白关系的初步探讨[J].贵州医药,2006(8):685-687. [7]陈萍,王宁菊,刘新兰.大肠癌患者外周血微转移的诊断研究[J].陕西医学杂志,2010(7):782-783.

参考文献

[1] 徐栋, 李旭芬, 蒋文智. 定量RT-PCR检测结直肠癌患者外周血CK20 mRNA的表达[J]. 浙江大学学报(医学版),2004(05):32-35.[2] 陈萍, 王宁菊, 刘新兰. 大肠癌患者外周血微转移的诊断研究[J]. 陕西医学杂志,2010(07):14-18+21.[3] 宋明杰, 黄兴丽. 2100例大肠癌手术患者统计分析[J]. 中国医药指南,2011(24):63-64.[4] 雷家琼, 陈琦, 杨敏. 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血管内皮生长因子与肺耐药相关蛋白关系的初步探讨[J]. 贵州医药,2006(08):15-17.
引证文献
[1] 杨天明. 116例大肠癌患者临床病理特征及生存率分析[J]. 中国医药导刊,2014:58-59.[2] 刘安辉, 韩继, 张新卫. 社区大肠癌筛查结果及危险因素分析[J]. 中国疗养医学,2015(05):11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