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哲学论文

南康客家话语音系统内部对比研究

2019-07-24 16:15:10

www.scilunwen.cn


廖惠康

摘要:本文以南康蓉江镇客家话为主要研究对象,通过实地调查,运用方言学的有关理论和方法,对南康蓉江镇客家方言语音部分从声母、韵母、声调、连读变调四大部分进行描写和分析,并且与镜坝方言进行共时比较。

关键词:苏茅村客家话;镜坝苏茅村客家话;语音

一、南康的人文地理

南康市(目前改为南康区)位于江西省南部,居赣江上游、章江中下游,毗邻赣州市中心区,因“地接岭南,人安物阜”而得名。南康东邻赣县、赣州市章贡区、黄金开发区,南靠近信丰、大余,西连上犹、崇义。其总面积1800多平方公里,辖有蓉江、东山两个街道办事处,唐江、凤岗、龙岭等七个镇,赤土、横寨等12个乡,总人口达到80多万。目前客家人占南康总人数的95%,全境通行客家话,也有少数民族,如畲族,但现在基本上都使用客家话。南康客家人的来源复杂,在大的地理环境背景下——赣南,赣南东为福建,南为广东,西为湖南,古代称“南野”,又名“南岸”。

赣南在历史上有过七次大规模的人口迁徙,这七次人口迁徙逐步形成了以客家人居多的南康市。南康客家话的形成一方面由于历史原因,使得其内部本身存在差异。另一方面,在语言发展的过程中,南康客家话又会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如赣南毗邻湖南、广东、福建等省份,南康客家话在某种程度上会受到赣语、湘语、粤语、闽语等方言的影响,还有普通话的普及,也会对南康本地方言产生冲击。南康客家话属江西客家方言的中心片区。本文是以南康蓉江镇这一方言片区的客家话为研究对象。

二、南康客家话的传统研究

南康客家话也属于客方言下的一小分支,既具有客家方言的共同性,同时又具有其本身的特殊性。目前研究涉及到南康客家的著作并不多,其中涉及语音的则是更少。

三、南康苏茅村客家话

本文是以研究南康苏茅客家话为中心点,苏茅与镜坝都同属于南康,两地相距相距不到四公里,但这两个地方的客家话在语音上较典型地体现了南康客家话语音的内部差异。本文从以蓉江镇苏茅村客家话为主要研究对象,并和镜客家话做对比,从声母、韵母、声调三個方面找出两地客家话在语音上的“同”与“异”。

(一)声母

南康苏茅村(蓉江镇客家话的声母有20个:

p拜步包 ph怕败破 t低对跌 天地铁

k 家瓜高 kh开课阔 朱走转 粗陈坐

s三笋锁 m妈瞒木 n难拿奶 l李拉连

f风飞坏 v文弯碗 紧精脚 前穷曲

西写星 h红罕吓 硬眼牙 云袄远

声母方面,两个方言点几乎相同,但其中还有些细微的差别,如声母“v”,如“文”,敬坝方言读作[],旧的客家方言读作[]。“文”字,韵母不变,区别在于前方言点的声母相对于后方言点的声母摩擦更小,一个是半元音,一个是浊擦音。关于声母“v”,这两个方言点“v”和“”是不完全对立,独成一个声母体系,在有的情况下,两个方言点的声母又是一样的,如“万”字和“碗”字,这两个字在两地的发音都是一样的,都分别读作[]、[]。但又时又会出现交替使用的情况,如“屋”、“温”,苏茅村分别读作[]、[],镜坝村读作[vu??]、[]。声母“v”和“”在两个方言点的使用频率会有些不同,但在做方言调查时会把这两个声母都归并位“v”。

在南康客家话这一较大的方言片区下,客家话声母尽管在语音系统的整理中,把有的声母归并为同一个,但在实际的使用过程中还是能够感觉到其差别,如“n”、“”。

(二)韵母

南康蓉江镇(苏茅村)的韵母共有37个:

开口呼 齐齿呼 合口呼 撮口呼

之资思志

a把爬妈打 u布菩粗租

?街鸡败排 i比姐米西 y玉雨具趣

包刀泡恼

o波多坡歌

ei 杯头楼后 ia 野累摸爷 u?乖怪怀快 ye虐愉恤血

i表袅苗票 ua瓜挂寡跨

io秋酒茄愁 ue贵脆溃伟

ie一跌业灭

饭间眼生 ia病盯净惊 u困棍婚损

文门分红 i酿让软香 ua梗

短江官汗

等生根更 面变前天片

兵林兄穷静

麦八吓白 壁锡踢劈 岳悦阅缺

北责色湿 一碧逼避日 读毒触

乐幕木十 确欲药瘸 谷拙括割

泊各剥竹 刮刷

说明:1.在南康客家话中,单元音?和在听感上常常容易混淆,不易区分,但在发音是还是能够感觉到舌位高低的不同,通过实验语音学也可以发现两者是有区别的。

2.单元音o和复合元音u在发音上,单元音o与辅音相拼时,唇的圆展度和口腔的饱满度相比于国际音标o则要相对小一些,介于o和复合元音u,为了了便于音系的归纳整理则统一记为o。

3.复合元音iou,在实际的发音过程中可以细分为io和iu两个音,但两者之间没有最小对立,如茄[]或读作[]两种读法。

与此同时,两个方言点在韵母方面首先是数量上的不等,其次是在韵母变化上,两者有很大的不一样,但都有规律可循,以两个地方韵母变化为例:苏茅村以下例字分别读作看[]、婚[]、灰[ho??]、会[]、

湿[]十[]、舌[]、鸽[]割[]出[]而镜坝村则读作、[huen??]、[huai??]、[vai??]、[]、[]、[]、[]、[kuai?]、[]。可见,在南康客家话语音内部,各地方在韵母数量上是存在差别的。在声母不变的情况下,此客家话的韵母有的变成以a,、o为韵头或韵腹的开口呼,而不是像镜坝客家话那样的以u为韵头或韵腹的合口呼韵母。镜坝话韵母中的 在苏茅村客家话韵母中通常会变成 。还有就是镜坝话韵母uai中ai在苏茅村客家话韵母中会出现脱落现象。

(三)聲调

目前所调查的方言点声调是:

阴平33高猪专尊低 阳平213婚伤三飞才

上声31口丑楚草体 去声53汉世送放大

去声5曲出七一秃

与南康其他方言点对比会发现:阴平调,以镜坝客家话为例,比作者现在所调查方言点的声调稍微高一些,而且镜坝客家话中阴平实际的读音,音尾有下降的趋势,接近443,而苏茅村客家话则相反,音尾有上升的趋势,接近334;阳平调,镜坝客家话是降调,而此客家方言的阳平调是曲折调,两地的声调其实相差不大。但是在研究中,因为两地语音研究都是运用传统的研究方法,在声调的归类上也把一些差异忽略不计,都归并到南康客家话这一大的语音系统。以此同时,本文作者还通过语音实验的方法对此客家话的声调做数据分析。得出的结果与传统语音学研究得出的结果除阳平调外,其他声调都吻合。实验语音学得出的阳平调调值为23,而不是213。对比两种语音研究方法,究其结果出现差异的原因:一是此客家话中阳平调本身不易区分,容易和上声调混淆;二是可能在做实验语音学这一块上,由于前者的原因,在例字选择的问题上,归类出现了问题,使得语音结果出现偏差。而且,通过查阅资料,还发现在南康唐江这个地方的客家话只有四个声调。所以,南康客家话内部是比较复杂的,在声调的问题上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探讨。

(四)入声

南康客家话中并不像梅县客家话那样,古入声字多保留了p、t、k韵尾,不少弱化成喉塞音,甚至有的脱落,变成其他韵。由上述内容可知,镜坝和苏茅两地客家话中的入声韵母数量不同,镜坝客家话入声韵母数量比此方言点的入声韵母多出了3个,分别是 、、。两地客家话在语音上出现了差异,这使得南康客家语音调查研究工作更加复杂。

谢留文先生他的《客家方言语音研究》中,对南康方言入声字有做过归纳分析,并例举处南康客家话中的所有入声字。但是通过对47处客家方言的研究分析,发现其他46处客家方言的入声分化规律明显,只有南康方言例外多一些,有较多的字对不上分化规律。想必这也是跟南康客家话语音内部差异有关。就如苏茅村和镜坝两地客家话,都各自有一套完整的语音系统,但是归并到南康客家话这一大的方言区,彼此的差异则会影响到南康客家话的整理归并。

四、总结

文章通过对南康苏茅村客家话的语音特点和南康镜坝客家话的语音 进行对比,来发现南康客家话语音内部的“同”与“异”,从而更好的对南康客家话语音特点进行总结。

参考文献:

[1]詹伯慧.汉语方言调查[M].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1991.

[2]刘纶鑫.客赣方言比较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

[3]罗杰瑞.汉语概说[M].北京:语文出版社,1995.

[4]谢留文.客家方言语音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

[5]刘纶鑫.客赣方言研究的回顾与展望[J].南昌大学学报,2003,34,2.

[6]卢惠惠.江西南康客家话中的程度增减标记词“系”与“子[J].嘉应学院学报,2015,34,10.

[7]方建波.江西南康镜坝客家方言语音研究[D].宁波大学,2013.

SCI论文网,是一家综合Sci论文发表技巧、SCI论文发表,查重、格式、写作方法,提供sci论文影响因子查询检索,sci论文的润色、翻译、修改,以及sci论文代写代发表等sci论文服务的网站。